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

關於部落格
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,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讓妳瞭解-小巴(Mr.8)在酒店的一切。※0918-506-505※即時通:a82522451※Skype:a0918883838@hotmail.com※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。
  • 31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穆宇軒看到鍾情看著自己站定不動, 就像不由自主跟在她身後一樣,他不由自主地下車。 這個女孩兒,在離開自己之後,他才知道愛

美國著名成功學大師拿破崙希爾說過: 窮人有兩個非常典型的心態:?我想找舒壓按摩的工作

穆宇軒看到鍾情看著自己站定不動,
就像不由自主跟在她身後一樣,他不由自主地下車。

這個女孩兒,在離開自己之後,他才知道愛她有多深,
在被她傷過之後,才知她傷他有多疼,在得知她的過去後,
才知曉她拒絕他的真正原因,而一切真相大白之後,
也是他決定徹底了斷之時。

他已不再怪她,在他得知她慘澹的年少經歷,
在他得知她怪異行為的真正原因,
他已生不出一絲一毫地怪她之心……愛一個人,
也許真的只願她好,哪怕得不到她,哪怕會因此心痛難忍,
哪怕他獨自在痛苦的深淵中苦苦掙扎,只要她好。

而愛她的心,始終無法改變。

看著那雙驚訝、疑惑、緊張的眼睛,穆宇軒輕輕開口:
“別害怕,我不會再糾纏你。”

她的眼睛,瞬間一暗。

他的笑容,一如記憶中的迷人,卻夾雜無法掩飾的苦澀:
“你還好嗎?”

鍾情怔怔地立在原地,不明白他為什麼要這樣問,
她已經盡最大地努力拒絕他,打擊他,
他為什麼還要這麼深情地看著她,
為什麼還要這樣不計前嫌的關心她,他怎麼可以這樣?

半響後,她終於出言,卻是���不出的酸澀:
“還好……”忍不住,又問他:“你呢?”

他笑笑,卻不語。

眼淚剎那間涌出,是愧疚,是心疼,是無奈:
他會好嗎?你已傷他如此,他會好嗎?
哽咽著出聲:“對不起……”

穆宇軒抬手輕輕擦去她臉上的淚水,
卻怎麼也擦不凈那無盡的心傷,唯有溫柔地哄道:
“別哭,情情,別哭,我捨不得你哭……”

她的淚水愈加的洶湧,內心更加地自責,
“對不起……對不起……”對不起,是我不能接受你,
對不起,是我愛你卻不能給你愛。

“不要説對不起,情情,是我不夠好,
是我不能讓你愛上我……”説到最後,他也聲音微顫,無法繼續。

眼淚瘋狂肆落,她説不出話,只有不住的搖頭。

稍傾,他故意以輕鬆的口氣繼續:“你不是説過,我們犯沖,
只要你和我在一起就出意外,不是掉河就扭腳,
不是落水就撞車,也許老天最開始就在提醒,我們不適合在一起……”

她哭得上氣不接下氣,卻無法辯駁,是,她是説過,
但那不是她的本意,哪一次,不是他救她出危險之中?
哪一次,不是他護她週全?哪一次,她不是安然無恙?
可是現在,這一切還有意義嗎?

“情情,別哭了,你不知道,你哭,我有多難過……
還記得讓我答應你的事嗎?同樣的心願,
你也要答應我……不管你如何選擇,也無論你如何取捨,
哪怕我不能親眼見到,你也一定要讓自己幸福,
這是我們共同的心願,就讓我們,為彼此實現……”

明明是她想要的結果,可卻令她如此疼痛穿心,
以至於心頭四分五裂,以至於痛到無法呼吸,
唯有泣難成語,淚水橫流。

穆宇軒強壓下滿腔的悲哀,低下頭,
在她額上印下輕輕一吻,“保重。”轉過身,絕然而去。

鍾情站在原地,視線模糊,天地間,
宛如突陷絕地,一切,皆黯然無色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鍾愛抵達辦公室時,令狐夜還未到,打開電腦,她靜靜等著,
過了大約半個小時,聽到隱約傳來的説話聲,出去一看,
果然,酒店工作人員剛剛打開徐智的辦公室,令狐夜準備進去。

看工作人員開門後轉身就走,鍾愛叫住他,
吩咐他為總裁送杯咖啡,這才跟了進去。

辦公室裏,令狐夜應該與徐智聯繫過,進入他的電腦後,
直接在上面操作起來。若是徐智在這裡,
估計有三十分鐘左右就能結束,但非專業人士的總裁,
她不清楚要等多久,閒來無事,鍾愛在一旁等候。

工作人員將兩杯咖啡送上後離開,屋內,再度只有他們兩人。

不是她不幫忙,而是身為財務人員,
自動回避對方原始賬目是職業習慣,即便她是審核一方,
數據在未交到她手之前,
未經對方允許便擅自察看也是犯了行業忌諱。

但她沒有回自己辦公室,而是在此等候,
也是給他一個暗示,若有疑問,若他信她,她可以提供幫助,
須知,他會看,不代表他會做,他會用,不代表他會取捨,
畢竟他不是專業人士,畢竟他是因她而忙碌。

時間,就在兩人一忙一閒中度過,一個小時,兩個小時,三個小時……

鍾愛有些坐不住了,她不知還要多久,看向令狐夜,
他的表情依舊凝重,沒有絲毫即將完成前的輕鬆,
屋子裏只有他操縱滑鼠的“嗒嗒”聲和偶爾敲擊鍵盤的“劈啪”聲,
又等了一會兒,還是沒有變化,她禁不住詢問:“要我幫忙嗎?”

令狐夜好像突然意識到屋裏還有個人:“嗯?噢,你來看看。”

她只是僥倖一問,並沒想到他真的同意她看,
上次他還打電話對她進行核實,今天就如此信任她?
雖有疑問,她還是依言過去,邊走,她邊問:“差在哪?”

他説:“徐智説所有的賬務都在這個表裏,
只要在上次給你的表裏追加新發生的數據就可以,
放假前兩天他口頭彙報過一個總數,
可現在追加之後的總數要遠遠大於他所説的數字,
我記得很清楚,這兩天,根本沒有這麼大的支出,
我逐筆核對,沒發現哪有誤差……”

鍾愛暗自琢磨,令狐對財務要求一向很高,
徐智做得也一直很出色,他彙報的數據應該不會有錯,
那錯誤應該出現在哪呢?試探性的和他商量:“我來行嗎?”

令狐夜睨了她一眼,鏡片後的目光一片坦然,未説什麼,
他起身讓出位置,所謂的財務行規,他根本就不知道,
他只知道看住她不擅改數據就可以,至於其他,他還真沒想太多。

鍾愛剛坐定,她的手機開始振鈴,拿過,
站在她身後的令狐看了眼螢幕:
爸爸,可她接電話的動作好像有片刻的停滯。

“爸……”

“愛愛……什麼時候回來?”電話裏的聲音充滿了期待。

鍾愛在看清來電顯示時才意識到自己只顧緊張工作,
把給爸爸回電話的事忘了,不過也幸好有了藉口,
讓她不再那麼為難。“不好意思,爸,
總部臨時要數據和報告,今天回不去了……”

“噢……”簡單的一個音符,卻蘊含了無盡的失落,
稍一停頓,對方又繼續,“那得到幾點,晚上能回來吃餃子嗎?”

她真的很不忍心,卻不得不再次狠心拒絕,
“對不起,爸,不知要幾點結束,晚上恐怕也過不去了。”

電話裏一片寂靜,短暫的冷場後,鍾愛安慰道:“我明天回去。”

那端終於恢復些生機,“好,好,情情……”

聞言,她忙將他打斷:“爸,我這還忙,先這樣啊。”

電話中他頓了一下,片刻後傳來回應,
“好,好,你忙,明天早點回來……”

掛斷電話,鍾愛如卸下一副重擔,不由長出了口氣,
只聽令狐問道:“你是本地人?”

鍾愛隨口答:“是。”

卻不知她的一聲“是”在令狐夜心裏引起軒然大波:
她妹妹的眼睛那般熟悉,她竟然是本地人,
看她的年紀也差不多,還有那天她拉琴時的樣子……

令狐夜儘量口氣平穩,藉以掩飾內心的狂瀾:
“你會拉大提琴嗎?”

鍾愛抬頭看了他一眼,充滿疑惑,他問這個幹什麼?
他有什麼意圖?遲疑了一下,她否定:“不會。”

他的眼睛,除了深深的失落,再無其他。

不以為意,鍾愛收回目光,專注於眼前的工作。

令狐夜的心中,除了失望,還是失望,
一切都太久遠了,
久遠到他總以為是一個夢,一個遙不可及的夢,
一個無法碰觸的夢,別説他根本不知那人是誰,
即使找到她,
又能怎樣,可是心中,彷彿總有一種牽引,一種呼喚,
讓他不停的尋找,不停地期盼……

令狐夜正獨自出神,聽鍾愛出聲,“應該是這裡。”

鍾愛很意外他剛剛對自己的坦誠,
融資方有兩本賬很正常,
他如此坦然的允許自己查看原始數據,
證明他們真的沒有做假賬。

而令狐夜自問心中無鬼,當然不怕她看,
他始終站在她身後不動,也是在提防她做手腳,
只不過兩人各自都不清楚對方的真正想法而已。

此刻,聽她發現癥結,回過神來的令狐仔細聽她講解:
“徐智的臺賬含已經下賬和未作賬面處理的,
你看他在這裡均做有標記,而你卻沒有注意到這一點,
在拷到報表後應該用公式Sumif,
而不是Sumifs,看這次……”説著,
她動手將公式加以變動,果然,
十分接近徐智報給他的數字了。

令狐夜不禁暗自點頭,看來癥結果真在此,接著,
鍾愛又逐一查看標記,驗證求和條件,最終確定這組數據。

抬起頭,她對令狐説:“應該沒問題了,您在審一遍。
”説完,她站起,將位置讓還給令狐夜。

令狐重新坐定又仔細核對後,最終認可,
並將文件發與她提供的地址。

鍾愛眼看他發給自己郵箱,打個招呼,
就趕忙回去著手自己的工作。

令狐夜看看時間,已快六點,準備走時,
發現鍾愛的手機放在桌上,順手拿起翻看,
空間乾淨得厲害,什麼遊戲相冊聊天工具,
一個也沒有,唯獨收件箱裏幾封署安德烈亞的資訊,
除此之外,再無其他。令狐稍稍有些詫異,
她到跟一般的女孩子截然不同,看來電話對她而言,
真的僅是個電話。

關好門,他走向鍾愛的辦公室。

聽見腳步聲,鍾愛將視線從螢幕移向來人處,
看是令狐夜,不知他還有什麼事,起身,
卻見他颺颺手中的電話,這才想起自己忘記一事,
笑著感謝:“謝謝總裁。”

他只淡淡“嗯”一聲,將電話交到她手上便又離開。
收回視線,鍾愛坐下,再度將注意力投入到工作中去。

令狐夜進屋時看到她聚精會神的工作,微微有些觸動,
離開後,他直接去了餐廳,
要值班周經理安排晚飯給鍾愛送去,
又同他一起去各處查看一番。

酒店員工看總裁過年當晚還親臨一線慰問大家,很受感動,
待上上下下一圈走完,周經理又建議他吃過晚飯再走,
反正回家也是一個人,他索性又回餐廳。

吃過晚飯,時鐘已指向九點,令狐夜決定回家。

梯門將恭恭敬敬的周經理關在外面,令狐夜坐電梯下行,
不知道為什麼,腦海裏突然浮現一張面孔,片刻後,
電梯已在一樓開門,他卻沒有邁出,而是鬼使神差的按亮了4F。

步出電梯,拐過走廊,果然,她的房間燈光大亮,
舉步走進,鍾愛正凝神工作,辦公桌上,食盒雖已打開,
卻基本未動,而螢幕前的煙灰缸裏,卻有數個煙蒂。

鍾愛的報告正做到關鍵時刻,她的煙卻沒了。
聽到腳步聲,抬頭看,是令狐夜,隨口問:“您還沒走?”

令狐夜沒有回答她的問題,而是反問:“怎麼不吃完飯再做?”

鍾愛突然想起那時有人送飯,她奇怪自己並沒叫餐,
對方解釋是值班經理吩咐,她即已明白,現在聽他一問,
忙笑:“謝謝您的晚餐,沒怎麼覺得餓……”接著,
她又問:“有煙嗎?”

聞言,他眉頭微蹙,還是將煙掏出遞與她。鍾愛接過,
熟練的抽出點燃,享受的深吸幾口……

作報告的時候若不抽煙,她總感覺差些什麼,彷彿只有煙,
才能讓她的思路敏銳地在錯綜複雜中清晰明瞭,不受束縛與牽絆。

看她邊吞雲吐霧,邊目光專注,他問:“怎麼樣了?”

“快了,處在估算過程。”她口中説著,看向螢幕的眼睛卻不曾離開。

令狐夜不再説話,而是在她旁邊坐下,
看了一眼滿螢幕的英文,他將目光轉移到掌中的手機。

過了不知多久,餘光中感覺到她活動了一下筋骨,
令狐夜抬起頭,看一眼螢幕,又看向正在搖動脖子的她,問:“發完了?”

“發完了。”邊説,鍾愛邊停止晃動的脖子,將眼鏡摘了下來,
閉上眼睛,用手在眉心處揉按。

令狐夜目不轉睛的看著她,生怕錯過什麼,一會兒,
她將手拿了下來,看向令狐夜:“您怎麼還沒走?”

令狐夜看著那雙暴露出本來面目的眼睛,一時間心潮澎湃,
神思恍惚,這眼睛,這雙眼睛,分明就是夢裏的那雙眼睛,
一樣的明眸似水,一樣的烏亮靈動,一樣的眼若秋波,
一樣的攝人心魄……可是,她説她不會大提琴,又怎麼可能是她?

鍾愛看他看著自己兀自發呆,目光一時激動,一時低落,
一時明亮,一時晦澀,她有些不解,再度開口:“怎麼了?”

令狐這才漸漸回神,“啊?你説什麼?”

“您怎麼還不走?”

意識回爐,他隨口説著:“看你沒吃飯,想等你一起吃。”

鍾愛聽他一説,才發覺肚子真是餓得不行,看向電腦,
已經十一點多,妹妹在七點鐘來電話時已告訴她不用等自己,
估計這個時間那位睡神已經躺下。

再看令狐夜,他今天給她的印象非常好,
先是毫不猶豫地提供幫助,再是對自己的充分信任的態度,
接著又將她遺忘的手機送回,後來又幫她訂份晚餐,

也許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就是從一點一滴中産生,
總之她現在對他已不像當初那般的厭惡,又聽他催促:“走吧。”
想來他等自己也餓壞了,當下趕緊收拾東西,戴上眼鏡,隨他離開。

步行下到三樓餐廳,漆黑一片,才意識到時間太晚。
令狐夜低下頭跟站在他身邊的鍾愛商量道:“太晚了,不如去我房間用餐。”

鍾愛猶豫一下,考慮到回去做飯勢必會吵到妹妹,最終接受了他的提議。

令狐夜在六樓有固定的休息房間,兩人進入房間後,
他用內線電話向餐飲部訂餐,餐飲部一看是總裁的客房,
自是全力以赴,二十多分鐘後,所有餐點一應送至。

房間內,令狐夜將外衣脫掉,襯衣的扣子也解開兩顆,
露出裏面精壯的鎖骨,兩人看著電視,
任由服務員將食具菜式布好後自行退出。

坐到餐桌前,電視裏春晚主持人正激動的同數新年倒計時:
“6—5—4—3—2—1,新年的鐘聲敲響了……”

令狐將斟滿的紅酒遞與鍾愛一杯,“新年快樂!”

鍾愛微笑接過,欣然與他碰杯:“新年快樂!”

兩人皆一飲而盡,誰能想到,新年的第一天,
會是與曾經彼此都看不順眼的人一起度過。

人生猶如一場戲,又有誰知道下一刻會發生什麼樣的故事?

“合作愉快!”……

“項目順利!”……

“圓滿結束!”……

空腹太久,又連喝數杯,鍾愛開始���暈,
隨著精神的徹底放鬆,她的表情也開始微笑隨意。

説説嘮嘮,吃吃喝喝,鍾愛可能是酒喝得又多又急,
感覺熱得不行,隨手將衣服拉鏈拉下一些,
露出裏面的貼身底衫,她無心的一個動作,
卻讓令狐的嘴角不由揚起一抹笑意,
他想起了安其羅門前的一幕,
常年在花叢中游走的令狐把這解讀為一種暗示。

鍾愛邊吃邊看邊聊,下午的愉快相處,
令已有醉意中她對他失了提防之心,端起酒杯,
她回敬他:“總裁,謝謝您下午的鼎力相助”説完,
自顧喝了一大口,令狐不動聲色,輕抿一下。

兩人的每次碰杯,他都是先急後緩,
他並不是有意要灌醉鍾愛,只是兩人的酒量,
相差太過懸殊,以至於他毫無醉意,而鍾愛已經迷迷糊糊。
不久之後,鍾愛開始醉眼朦朧,口中含糊不清,
本能地發出聲音:“睏,我要回去……”,身體發軟,
她向沙發靠去,眼睛也不由自主地閉上。

令狐沒聽清她説什麼,將身體向她靠近,他想看她的眼睛,
勸她:“鍾愛,把眼鏡摘了吧。”

他有些不明白,她的眼睛明明那麼迷人,
為什麼偏偏戴著眼鏡,現在的美目産品那麼多,
不是近視的人還換著美瞳戴,她怎麼就隱瞞本色,甘於平凡?

鍾愛將頭靠在沙發上,眼睛微睜開斜睨著他,嘴角含笑,
卻不説話,看得他的心襟不由一蕩,
忍不住伸手上前將她的眼鏡摘了下來,而鍾愛雖未抗拒,
卻彷彿不適應般,“嗯~”出聲,用手背半擋在自己的額頭,
令狐從未見過她嬌羞的小女兒狀,再度動手將她的手拉了下來,
露出她美麗的眼睛。

談判時她的犀利,他對她反感,與安其羅衣衫不整的同出房間,
他對她不屑,電梯旁她毫不掩飾地厭惡,激起了他的征服之心,
音樂會上她的嘲笑,讓他忿然,醉愛裏她憂鬱的嘆息,讓他關注,
她工作的態度,讓他欣賞,她的眼睛,讓他心動,而此刻,他被她吸引……

靠在沙發上,鍾愛的眼睛微閉微睜,盡顯慵懶,自有一股説不出的媚態,
她的樣子,成功地惹起令狐的原始慾望,他開始心猿意馬,喚她:“鍾愛……”

鍾愛的眼睛再度閉上,口中似有若無的回應一聲:“嗯~”

“想要嗎?”他興奮,他想要她。

“嗯~”眼睛緊閉,她的頭腦與舌頭一樣停滯,
思維已經進入睡眠及混亂狀態。

他輕笑,她到是會挑逗,低頭看著她,她的眼睛令他心動,
讓他沉淪,但她就是閉上不給他看,誘人的紅唇此刻正微微張啟,
禁不住誘惑,令狐夜吻了上去,舌間儘是紅酒微甜和淡淡的煙草味道。
他品過女人無數,唯獨這味道讓他著迷,她的小舌又軟又滑,倣若果凍,
在他的挑逗與追逐下懶洋洋的動著,毫無章法,更無技巧,偏偏,
令他迷戀,令他激動。

手,不由伸向她的衣內……


【感情】擒不禁的愛(1)
【驚悚】我身邊的恐怖經歷(1)
(1)媽媽~請您原諒別人的女兒 !!
(2)戒掉吧!教你熬過戒菸首5天!
(3)方太太的秘密 是誰說了出去 !
(4)一瓶價值150美金的深海龜油,導遊小姐竟有辦法讓所有人買單 !
感謝您的支持~更多精彩好文就在~好心好文專欄!!
歡迎訂閱收看 好文章不漏接
(點擊圖面 開始訂閱)
有的人一個月放棄,有的人三個月放棄,有的人半年放棄,有的人一年放棄,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